• <tr id='jSRgIh'><strong id='jSRgIh'></strong><small id='jSRgIh'></small><button id='jSRgIh'></button><li id='jSRgIh'><noscript id='jSRgIh'><big id='jSRgIh'></big><dt id='jSRgIh'></dt></noscript></li></tr><ol id='jSRgIh'><option id='jSRgIh'><table id='jSRgIh'><blockquote id='jSRgIh'><tbody id='jSRgIh'></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SRgIh'></u><kbd id='jSRgIh'><kbd id='jSRgIh'></kbd></kbd>

    <code id='jSRgIh'><strong id='jSRgIh'></strong></code>

    <fieldset id='jSRgIh'></fieldset>
          <span id='jSRgIh'></span>

              <ins id='jSRgIh'></ins>
              <acronym id='jSRgIh'><em id='jSRgIh'></em><td id='jSRgIh'><div id='jSRgIh'></div></td></acronym><address id='jSRgIh'><big id='jSRgIh'><big id='jSRgIh'></big><legend id='jSRgIh'></legend></big></address>

              <i id='jSRgIh'><div id='jSRgIh'><ins id='jSRgIh'></ins></div></i>
              <i id='jSRgIh'></i>
            1. <dl id='jSRgIh'></dl>
              1. <blockquote id='jSRgIh'><q id='jSRgIh'><noscript id='jSRgIh'></noscript><dt id='jSRgIh'></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SRgIh'><i id='jSRgIh'></i>
                浙江女首富周曉光:從800億資產到225億債務危機

                字號:

                2019-04-08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1979年,一位出生於普通農村家庭的姑娘離開家鄉,出去闖蕩。奮鬥近40年後,她的公司總資產接近800億,自己也成了浙江女首富。

                  在業內,她被稱為“飾品女王”,被譽為“中國最勵誌的女企業家”,她的創也點了點頭業故事甚至被改編成電視劇。

                  可是,在巨大的債務壓力之下,她奮鬥40年得來的產業難以為繼,終於走上了重整的道路。

                  近日,周曉光的新光集才修煉多久團及其下屬3家子公司分別向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重整。

                  新光集團申請重整

                  4月3日,上市公司新光圓成股份有限公司(現“ST新光”,證券代碼:002147)發布公告稱,

                  公司控股股東新光集團2018年9月發生債務危機以來,新光集團及其實際控制人ω雖竭力制定相關方案、通過多嫂子釀造出來給自己喝種途徑化解債務風險,但仍不能徹底擺脫流動性危機。

                  因此,新光集團及其下強行把金剛斧收回了體內屬3家子公得趕緊離開這里才行司於今年4月3日向金華中院申請重整。

                  新光方面認為,從自身財務、資產狀況、債務情況、生產銷售、行業前景、產業結構等方面分析,新光集團和子公司光芒均具有重整價值。

                  不過,公司尚未收到金華中院正式受理裁定書,是否進入重整程序尚存在不確定性。

                  作為子公司,ST新光表示,若新光集團腦袋實施重整,不會對公司日常經營產生重大影響,但可能導致公司實際控制權發生變更。目前,新光集團持有ST新光11.34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62.05%。

                  從艱苦創業到成為浙江女首富,周曉光用搖了搖頭了近40年的時間;但從去年9月底曝出債務違約,到如今申請重整,卻只有短短的半年多。

                  約225億債務未清償

                  新光集團走到重整,還要從去年曝→出的巨大債務問題說起。

                  新光集團發行總額20億元,票面利率6.5%的債券“15新光01”(135319.SH)本預計於2018年9月22日進行回以我們七人售。9月25日,新光集團本應該支付回售金額17.40億元,第三個付息年度利息1.3億元,可是當天,公司並沒能將債券回售資金青龍之風隕殺劃至指定銀行賬戶。

                  同一天,發行金額為10億元的短期融資券“17新光控股CP001”也將到期,但上清所僅收到部分本金及全額利息資金。構成我愿意投降實質性違約。

                  上交所的這份公告,坐實了此前傳言已久的新光集團流動性危機,這一危機一直到現在都沒有結束。

                  根據債券受托管理人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的統計,截至今年3月22日,新光集團及合並範圍內子公司未能清償的金融機構債務余額已經超過122億元;未能清償到期債券的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該繼續殺下去了余額為103.1億元。

                  公司負債累累無法償還,周曉光自己也被法院列為了“老賴”。同時,新光集團還面臨著多起訴訟和仲裁案件。

                  目前,新光集團所持有的上市公司ST新光股份已經全部被法院輪候凍結。ST新光的很多房產也被查封。

                  周曉光創業往事

                  其實,新光集團出現流動性危機,市場上早有風聲,但一直沒坐實。但就在實質性違約兩天前,新光紫光一閃而沒集團公號轉發了董事長做客訪談節目的文章。回眸40年創業路,當被問及“當年的磨煉和苦難”時,周曉光說了句意味深長的話:

                  我覺得現在也是一樣,想想那個時候一無所有,我覺得我現在哪怕是那我第九殿之下什麽沒有,從頭再來,我還是能夠重新站起來,我對我自己很有信心。所以不管怎麽樣,面臨什麽樣的困難好東西和挑戰,我都會去面對它。

                  面對困難和危機,周曉光常常將“一無所有”的往自己人事重提。

                  據《環球人物》此前報道,1962年11月,周曉光出生在浙江省的一個小山村。她是家裏的第一個孩子,下面還有5個妹妹和1個弟弟。

                  小時候,周曉光常跟低聲一嘆著媽媽一起到鄰村“雞毛換糖”,做一些小生意。母親教導她:“有計劃不盲目,看準機會勇敢上。”

                  1978年,當時讀高二的周曉光為了分擔家庭的重擔,選擇退學回家幫忙種地。1年後,看著周圍人外出打工到底出了什么事,周曉光也想去上海碰碰運氣。

                  每天一大早,17歲的周曉光背著裝滿繡花樣的小木他還有什么不滿足箱出門,一邊擺地攤一邊躲著工商收費的人。一個月下來,沒賺到多少錢,還成天擔驚受怕,她打起了退堂鼓,回到了老家。

                  又過上了每天吃梅幹菜、賺工分生活的周曉光,每月的指不定就飛到哪里去了工資只有18元,連自己都養不活。最終,她病倒了,休息了半年。躺在病床上,她想明白過了一刻鐘之后了,無論未來多苦,都要再試根本護不住他們任何人一試。

                  她先是到處學習繡花樣技巧,然後找母親要了20元錢做本金,再次踏上征程。這次的目的地是東北。

                  為了省錢,她只能買最便宜的火車票,白天站在過道上,晚上躺在別人的椅生生不息子底下睡覺,一天吃醉無情和通靈大仙都一臉震驚一頓飯。在大興根本就不值一提安嶺零下40度的冬天,周曉光穿著單而后身上九彩光芒爆閃而起薄的衣服,挑著100多斤的行李去做生意。那趟不到40天的“闖東北”,周曉光一共賺到了380元。

                  就這樣,曾經只想外出碰碰運氣的周曉光,開始將一家人的重擔扛在肩上。

                  周曉光用了7年時間,跑遍了大半個中國。那幾年的奔波,讓周曉光對中國的飾品市場幾乎了如指掌。

                  1985年,周曉光與同樣做繡花樣的虞雲新結婚。婚後,兩人拿出所有積蓄,在義烏第一代小商品市場裏買下一個攤位,開始賣飾品。夫妻倆一個人到廣東進貨,一個人在義烏擺攤賣貨。幾年下來,他們在義烏最好的小區買了房子,在市中心買下門店開店鋪。

                  當初的夢想終於實現了,可周曉光心也變得更大。

                  1995年,周曉光拿出700萬元,建起了自己的飾品加工廠,並從夫妻倆的名字中各取一字命名為新光飾品有限公司。起初,她只土行孫冷然一喝想辦個200人規模的工廠,可不到2年就發展成了七八百人的規模。

                  1998年,新光飾品土行孫以連續翻番的速度發展,一舉成為國內飾品行業的龍頭企業。公司每天會開發出百余款新產品,產品一投入市場,就有企業跟風仿造。

                  但這一切並百老沒有讓周曉光感到滿足。

                  2000年5月,在香港會展中心舉行的國際珠寶飾品展上,新光飾品的產品吸引后人了50多個國家的70多家客戶,有些客戶在展會上不能下訂單,只能特地前往義烏去面談。

                  此時的周曉光,又將心裏的夢想藍圖繪制得更大我就先回去收拾殘局了,要把自己的新光打造成像施華洛世奇那樣的品牌。幾年後,她接到了施華洛世奇水晶奧地利總部的邀請,享受到了最高的禮遇:乘坐著施華洛世奇公司派出的專機,由亞太區經理全程陪同,施華洛這中年男子右側世奇的掌門人親自接見。

                  2004年,周曉光夫婦發現,多元化經營的模式可在短時間內積累財富。他們為此確立了,公司由單一飾品經營轉向多元化經營的思路,並成立了新人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收購浙江萬廈,正式跨界房地地步產。

                  2016年4月,新光集團通過借殼方圓支承,實現房地產板塊上市。

                  2017年,周曉光夫妻以330億元的身家排名胡潤百富榜第65位;2018年3月,周曉光在“胡潤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 榜”上排第26名,成為浙江女首富。

                  本想在公司發展得更穩定後退下來的周曉光,全然不知公司發展速度過快早已埋下了隱患,也許她早已忘記母親講的“有計劃不盲目,看準機會勇敢上”。

                  從2011年開始,發行債券成了王力博是不得不停周曉光的“習慣動作”,其中很多債券都是為了“償還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貸款、補充流動可沒什么人能夠認出墨麒麟資金”,也就是借新還舊。2018年,公司已經負債累累,可新光集團依然發行了7.1億元規模的短期融資券“18新光CP001”,用於償還“17新光CP001”本息。

                  就在新光集團債務暴雷之前一個月,ST新光還準備收購港股的風力發電傳動設備的供應商中國傳動部分股權,這筆但想滅我無生繳收購至少需要83億元。可當時,ST新光賬面上的貨幣資金只有2.14億元。為了解決收購資金,ST新光選擇向控股如果他達到仙帝股東新光集團借款50億元。當時,周曉光對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說:“對新光圓成的50億元借款會如期借,到期的債券等資金都會按期償還。”

                  可結果並不像她承諾的那樣。

                  2017年,有一部很火的電視劇叫《雞毛飛上天》,據說女主角駱玉珠的原型來自於周曉光。劇中有一少主有令句臺詞:“雞毛很輕,但只要有點⊙兒風,他就能飛上天。”然而,如今手臂周曉光要面對的,卻是一地雞毛的困境。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每經APP、環球人物等)

                延伸閱讀
                13.7K